【專欄文章】 2019年10月4日 暴力的源頭 AM730


 

這些日子,大家耳聽到,眼看到,口講到的,似乎都離不開「暴力」,一些很具體的暴力。在示威衝突的現場我們會聽到有人被打的慘叫聲、哭喊聲,我們會看到鮮紅的血在頭上、在臉上、在地上。我們的口會說出最惡毒的說話,要敵人死全家。就算你不是用自己身體去經驗這暴力,也會切實感到這種暴力如直插心扉的震撼。 記得幾乎是十年前的事,漁護署捉狗隊在屯門執勤,一隻流浪狗被捕狗索制服了,在掙扎期間受了傷,滿臉滿口鮮血。捉狗隊將狗隻一直拖行,形成了一條血路,畫面相當暴力!狗狗一直在哀鳴,當時有街坊經過,動了惻隱,挺身而出指責捉狗隊:「放開隻狗啦!佢就嚟死啦!流好多血呀!」有些更忍不住哭了出來,央求職員放動物一條生路。但職員卻很冷漠的回了幾句:「我地只是收order做嘢,你哋可以投訴!」

這近乎冷血的反應其實很易理解,因為在他們眼中,流浪狗只是「畜牲」!他們捉「畜牲」去人道毀滅只是工作,不涉及道德的判斷。

 

說回今日,很多市民都對警察執勤時的「兇狠」感到大惑不解。正常人看著年輕人頭破血流,都會於心不忍,還怎可能繼續一棍一棍的打?!我想,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在警察眼中,這些示威者連「畜牲」都不如,是害蟲,是他們口中的曱甴!打死一隻曱甴不單不會內疚,更可能覺得是一件應該被表揚多於被譴責的事。同理,在示威者眼中的「黑警」也是畜牲都不如,要「死全家」才合天理!

這個警民關係的死結,也是香港目前的死結。如果雙方一直堅持如此去理解對方的身份。我們都沒有出路。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