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2019年8月9日黃藍本一家 AM730


 

香港人普遍都很有愛心,有時看到街上有流浪貓狗受傷,都會於心不忍將牠救起,找動物組織也好,自行帶往獸醫診所也好,總不忍要動物在街上受苦。
我從來都說,這是人性的光輝:惻隱之心,人皆有之。某個清早,我在街上碰到一個黑衣少女,手還挽著一個頭盔,相信應該是示威者。我清楚看到她一身的瘀傷,紅紅綠綠的,眼耳口鼻都不完好。架著眼鏡的她,雖然傷痕纍纍,依稀的輪廓看得出本來是漂亮的。我的心有點抽搐,控制著情緒上前慰問,需要「校車」送回家嗎?過來我診所處理一下傷口?我診所就在附近,先休息一下?吃過早餐?……話到盡處,幾乎哭了出來。她一臉靦腆的婉拒了。我想,可能怕我是「鬼」?也可能出於自尊?倔強?出來抗爭,就準備了付出,不要別人的同情。我跟她說句要小心保重,然後看著她一拐一拐的背影,最後還是忍不住哭了。

我忽然覺得她就是我的女兒,為了一些純潔崇高的理想,每日在街上折磨自己,我做父親的是如此愛莫能助,我幫得到無數動物,卻帶不到一個小朋友回診所安頓一下。

但在社會上,又會有人說:這些年輕人出來搞事,是活該的。這教我有點不解。這些少年人傷天害理嗎?他們的確不守規矩,破壞了社會的秩序,但想深一層,這些規矩,都是我們成年人定下來的規矩,那些秩序,都是當權者所要維護的秩序。對這一代了無希望的小朋友有甚麼意義?流浪狗影響了你的生活環境尚且得到你的同情,這些都是我們的親生子女卻換來大家嗤之以鼻?惻人之心,黃藍皆有之。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