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2019年5月31日 過街老鼠 AM730


 

老鼠,在中國人社會裡,應該是最低下等的動物之一。

大部份負面的形容詞,都以「鼠」字來襯托:甚麼鼠輩橫行,蛇頭鼠眼,蛇鼠一窩……如此,在一般人心目中,老鼠固然死不足惜,在滅鼠者眼裡,更加是不殺不快!不論過程如何殘忍,都很難挑起對方的憐憫心。因為,我們都公認老鼠是害獸,是人民公敵!

所以,當司長張建宗領導的滅鼠委員會公開誓師「過街老鼠一隻都唔放過」時,個個都充滿笑容,豎起大拇指,是何等的慷慨激昂!

很多人都會恥笑我等保護動物人士:「你地話眾生平等,萬物共融,你地唔去保護老鼠?」這……實在也太為難了。如果我說,我看到老鼠慘死那一刻,心裡其實是難過的,你會認為我是變態的嗎?

說真的,我從來不認同要去毀滅其他生命來保護自己生活的邏輯。老鼠的出現,源於人類自己不顧衛生。食物沒有好好存放,街市衛生環境惡劣,廚餘丟棄得亂七八糟,垃圾桶沒有好好管理。人類行為不檢點,把老鼠招引過來,然後任由滋長,到不能忍受又來個全城滅鼠大行動。今日這個光景,不是似曾相識嗎?所謂病菌,所謂鼠疫,罪魁禍首真的是老鼠嗎?

當然,在人類健康受到威脅的情況下,大規模滅鼠誰都不敢反對。然而,殺還殺,真的要如此殺得興起?殺得過癮嗎?在展開殺戮之前,我們真的沒有半點反省?對本來可以避免犧牲的生命,不起半點歉意?

我倒誠懇要求,在滅鼠行動期間,真的不要讓牠們受到不必要的痛苦。老鼠和大家飼養的寵物倉鼠其實沒有兩樣,都會感到驚慌,感到痛楚。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