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2019年4月12日 久病床前無孝子 AM730


 

人生最令人折騰的事,就是病。最累人的當然是長期病患。而折騰之所及,也不只是病者自己,身邊負責照顧的親人,其辛酸也不為外人道,卻也最值得敬佩。

所謂久病床前無孝子,所指的也不一定是人。我在動物醫院裡,的確見過很多很無奈的個案,令人心酸。
很多成貓成犬在年老時都會有各種長期病患,最常見的當然是腎病及心臟病,其餘的肝病、糖尿、胰臟炎,不一而足……從病發開始,可以以年計的折磨動物及牠們的主人。

養過貓的人都清楚不過,如你家中的愛貓得到腎病,你每天要為牠皮下輸液,又要餵一大堆藥。而動物絕不會像小朋友的輕易就範,這一個小時的搏鬥比一天上班還要疲憊!最痛苦是你不忍心愛貓受罪,看見牠流著口水,不停哀鳴,你心腸一軟,牠就跑到梳化底,你又要多花一個小時把牠抓出來,然後重複一次,結果可能都一樣,不同是你身上多了些傷痕,客廳如戰場般狼藉。

於是你投降了,狠心把子女留在動物醫院,每當你下班去探望牠們的時候,牠們那怨恨的眼神,苦苦的哀鳴,令你心膽俱裂。這些日子的難過,只有過來人才明白。

但誰說久病床前一定無孝子?我在醫院裡見證無數為動物子女不辭勞苦,燃燒自己的生命以換取動物的生命的例子。一位客人的貓貓十五歲時鼻腔有惡性腫瘤,大部分人相信都會選擇為貓貓安樂死。但這母親不單讓貓貓成功捱過了手術,還一直陪著貓貓進行化療,直到今天快20歲了。貓的癌細胞一直受控制,快樂地多活五年。而母親卻又要和牠跟晚期腎病作戰了。那天在醫院裡我看見貓貓伏在母親懷裡安睡的樣子,我知道,已經沒有甚麼可以分開她們了。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