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2019年11月22日 屍鳥 AM730   Recently updated !


 

有人說香港正陷入一場戰爭。這雖然是有點講大左,但不少狀況的確有戰亂的感覺。最令人心寒的當然是很多離奇的「屍體發現」,不管是浮屍還是墮樓,又或即使是動物的屍體,都教人極度不安。

近日在多區都發現有大量的雀鳥屍體,而且通常是為數十數隻的橫屍街頭。我幾乎每日都收到求助,在街上見到有垂危的雀鳥可以怎辦? 傳媒朋友亦多次查詢我們的獸醫,大量雀鳥暴斃是否和催淚煙有關?
其實這也教人有少許欣慰。原來在這緊張的時局,還有人關心這些「微不足道」的動物。不過很可惜,關心歸關心,我們其實都是愛莫能助的。在香港,只有漁護署的化驗官有法定權力去為動物驗屍並作出官方報告。一般的獸醫診所沒有這個驗屍的「資格」。但除非涉及重大的公眾利益,否則漁護署不會隨便為動物進行驗屍。 多年來很多毒狗案中的受害狗主要求漁護署為狗隻化驗都碰到一鼻子灰。如今街上死貓死雀不過被視為戰爭中的炮灰吧。

是,用炮灰去形容是很現實的。事實上我並不能肯定有多少雀鳥的死因是直接跟催淚煙有關。但在子彈橫飛的大戰現場,雀鳥被擊中是很平常的。特別是慣於在地上覓食低飛的野鴿,我相信都成為了犧牲的主角。 我看過不少鳥屍的圖片,有很多身上都有血漬或折翼的,被擊傷有可能,在極度驚慌下亂飛撞牆受傷也有可能。

如果我說我們要為這些「炮灰」而感到歉疚,你一定說我是動物膠。 那不如換個角度說,我為城市裡我們人類的鄰居;無辜犧牲了而感到難過、哀傷,那可以嗎?

習以為常所催生的就是麻木不仁。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