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2019年11月15日 難為生命分黃藍 AM730


 

一個逆權運動,將香港徹底分裂,各個階層都有黃藍之分,黃藍又有深淺之分。 而後來發展到有黃色經濟圈,團結了同一班政見或社會立場的族群,成功在勇武以外,透過消費力量進行另類抗爭,是經濟影響政治還是政治影響經濟?難分難解。這個矛盾進一步深化起來,不單是消費者的選擇,而是反過來營商者抵制不同立場的消費者!除了看到有餐廳趕走藍絲客人,更有不同服務提供者公開不做香港警察的生意。如此「同錢有仇」,相信是一向被視為「搵食大晒」的香港人所始料不及!

 

從「阻人搵食猶如殺人父母」到「唔做冇良知嘅生意」,簡直是世紀大逆轉。但這當然不適用於所有行業。婚宴、飲食、衣飾、旅遊……尚且可以揀客,但醫療行業,救傷扶危的,是關乎人命的生死,就不可以揀了。 你看示威現場的急救員,黃的救,藍的也救!

 

我做動物醫療的,就堅持不能罷工,也不能「歧視客人」,因為我們的客人其實都是動物,牠們沒有政治立場,而且全部是一等一最善良的。 診所當然也有不同政見立場的動物主人前來求診。在候診時也會有客人發表自己的想法,高談闊論,有時過了火位,說「邊個邊個抵死啦」、「最好死全家」,這的確觸碰了我的道德底線,但我會提醒我的醫護同事,無論如何,動物永遠是無辜的,只要主人肯帶來求診,不論他是警察,或是示威者,在我們眼中都只會被視為「愛動物的人」,作為醫者,就要竭盡所能,給動物健康!

 

如果硬要為動物分顏色,牠們不會是黃是藍,一定是最純潔無瑕的白色!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