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2019年1月18日 愛動物的慈悲 AM730


 

我認識一位很資深的貓義工鄧小姐,她一生(起碼在我所知道的過去二十年來),都幾乎奉獻了給貓咪。為了減少貓貓在街上流浪的苦難及風險,她努力捕捉牠們再帶往絕育。貓咪有病痛的就自費帶牠們去就醫。在家裡收留了好幾十隻貓咪,有老有嫩,照顧牠們起居飲食之餘,週而復始的為每一隻貓咪尋家找領養。當看到貓貓找到了好主人,就是她最大的滿足與回報。鄧小姐一生拯救過多少流浪貓很難數算。2013年觀塘裕民坊拆卸重建,她就獨力救了十多隻貓回去。貓咪成為了她人生最大的責任與負擔,然而卻少見她在網上高調籌錢,有困難時都是身邊的朋友主動幫忙。
這種形式的動物義工,在香港其實為數不少。很多都出心出力又出錢。 除了正職的工作,生活的全部都給動物佔據了。但我聽過有網民批評,這些其實算不上是甚麼義工,說到底,不過一名貓癡狗癡吧!要貢獻社會,應該切切實實的去幫人。而不是去滿足自己的嗜好。

這種說法也的確相當涼薄,畢竟,幫動物或幫人都是出於一片慈悲之心。若單單為了滿足飼養貓狗的慾望,這些義工花在照顧流浪動物身上的錢,絕對足夠不斷買名種回來飼養。相反,這些義工都很單一的照顧那些平平凡凡的唐貓唐狗。而且很多都是老、弱、傷、病、殘,義工仍然不離不棄,這是出於一份人類最原始對弱勢社群的慈悲,絕不是滿足自己的私慾。

近日我收到了關於鄧小姐的噩耗,她患上了末期癌症,自己已作了最壞的打算,在生死關口,她最放不下的依然是貓。四出託人盡快領養在她家中二十多隻的貓咪。我敢肯定,當想起她這幾十年來救過的貓咪,她一定要笑著離開,不會為一生所作的有半點後悔!

雖然可能是假希望,但我依然祝福鄧小姐,早日回家和貓咪重聚。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