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2018年11月9日 官能下的惻隱 AM730


 

惻隱之心,應該是人皆有之。但其實憐憫之心被觸動,多少也視乎所受到的「官能刺激」。即是眼看到愈慘不忍睹,耳聽見的愈淒厲動人,就愈發叫人難過令人惻隱。
拜互聯網發達所賜,很多動物被虐待的過程在這個「有圖有片有真相」的年代被廣泛揭露。看倌心膽俱裂,正常人都戚戚然感到難過。但有趣是,動物被虐待,也會因為不同體形的大小而博取到不同程度的同情。舉個實例, 如果遇見一隻狗餓到瘦骨嶙峋,氣弱柔絲,一般人都會於心不忍,想辦法放下一些食物,也不算是甚麼好生之德,不過是人之常情,讓自己憐憫之心得到釋放。又例如我們看到鯊魚被斬去魚翅,血淋淋的被拋回海裡慢慢等死,一個很真實的畫面,一個很具體的故事,我們很容易就會被感動然後志決不再食魚翅!又或者在紀錄片裡看到大象被剝象牙的慘況,臉上留下一個個血洞,那震撼是不能抗拒的,動物所受的苦難是我們不能逃避,也是人類責無旁貸的。所以諸如保護鯊魚保護大象的運動都很容易得到社會很廣泛的支持。

但至於一些體型很小,受虐過程又沒有那麼戲劇性的細小動物,就未必可以輕易贏取我們的惻隱之心了。君不見長年累月在金魚街雀仔街的小小巴西龜、金魚、相思雀等……牠們所受的痛苦其實又比鯊魚大象輕嗎?幾十隻巴西龜一隻疊一隻的堆放在一個兩呎的小魚缸內,近來更流行在龜背上塗上五顏六色的油彩,但市民每日經過都不以為然。一條條小魚被放在一兩吋的小膠袋裡,在僅僅足以維持生命的水裡呆著不能轉身。我們把雀仔一生困在籠裡也覺得是無傷大雅。原因簡單不過,這些動物所受的痛苦,我們看不到,也聽不見。

我們對動物的所謂「愛心」,其實是如此脆弱而虛無的。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