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2018年10月19日 安居 AM730


 

我相信大部分香港人,最關心的一定是自己的居所。 不明白為甚麼中國人如此缺乏安全感,一定要擁有自己的一磚一瓦才有踏實的感覺。不論市民或政府,幾乎都窮盡心力糾纏在置業安居的議題。在這個大氛圍下,一旦有人提出在覓地蓋樓房增加住屋供應的同時,也必須要照顧動物的居所,就肯定被人罵到狗血淋頭,被恥笑是一個徹頭徹尾離地的動物膠。

但這其實是很令人費解的,同理心應該是人皆有之,只是多與少的分別。既然我們將居所放大成人生的頭號目標,應該明白「安居」的難能可貴,又怎會隨便破壞別人的家園吧!即使我們如何自私,當看到別人流離失所不多不少會有點難過吧。 就讓我們退一萬步(事實上這也是無可避免必然的讓步),發展鄉郊甚至海洋是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事在必行,但我們真的不可以做一點點補償措施,向痛失家園的動物施捨一些小恩小惠?!

新界東北要發展了,要收地滅村了。長年在古洞那邊居住的動物有貓有狗有豬有羊,有些有主人的,有些是放養的,有些是在野外自己生活的,據估計有二千多頭動物,將會失去主人或失去家園。 而政府依然不就安置有關動物表態。 我們若繼續乾等,結經果是大限臨頭時散的散,死的死,政府或會出來「善後」──將被迫遺留下來的動物捉去人道毀滅。動物如此犧牲,卻也贏不到多少人的同情與歉疚。

一些尚有同理心的市民及組織(也不一定是甚麼動物維權人士)多管閒事。在政府不聞不問的的時候,我們努力去為在那裡一直生活的貓咪做絕育,之後能找領養的找領養,沒那麼幸運的唯有放回,等待那大限將至,無處容身之日。

當一天新界東北發展成新市鎮,還有人記得這些為我們犧牲了家園及性命的動物嗎?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