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2018年09月21日 救急扶危 AM730


 

大部分社會都是以人為本。遇上天災人禍,生死關頭,人的生命永遠比動物重要,這是可以理解的(雖然我還是不百分百完全認同)。但在可能的情況下,拯救動物的生命不是可以同時兼顧嗎?在每次颱風襲港期間,市民的安全、健康基本上都是受到保障的。警察、消防員、各類型拯救隊都嚴陣以待,候命救人於水深火熱。最重要的當然是24小時的緊急醫療,從不會因為極端天氣而停止服務。在颱風期間,急症室是我們市民的護身符!但動物可沒有那麼幸運了,這兩天動物被困的消息不斷傳來,但大部分都只能等待。因為事實是,警察消防都要跑去救人了,根本沒有足夠的資源分給動物,有人眼白白看著幾百隻狗狗幾乎被洪水淹沒,也無奈的無話可說。這的確是令人心酸的。

至於在風暴期間病重或受傷的動物,固然找不到人上門救援,急症診所的選擇也是相當有限,港九新界加起來就只有那五、六間診有限度的提供服務。我聽一位前輩說過,打風做急診一定是蝕本生意,因為人力成本超高,卻又不能保證有足夠客人。很少主人會冒著狂風雷暴帶動物看醫生的,寧願等得就等。

但救急扶危不是以數量來計算其意義的,那怕在風暴期間只不過是救了一條生命,那也是最最最寶貴的回報。

山竹蹂躪香港那十多個小時裡,竟然有不少主人冒著生命危險帶動物來到我醫院求診,有誤吞異物塞腸的,有被玻璃雜物擊中的,有動物嚴重抽筋的,有動物受驚過度互相咬傷的……大部分都需要即時急救並做手術。執筆時都平安在住院部留醫。

所以,我從來不計算也不後悔在風暴期間提供緊急醫療,因為我還是相信,在大難臨頭的時候,動物和人都是需要我們伸出援手的。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