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2018年08月31日 捉蟲 AM730


在臉書上看到一個廣告,介紹一件新產品,很有創意,也令人反思。
那是一個「捉昆蟲器」。怎樣形容好呢?那是一枝大概像你手臂一樣長的棒,棒的前端是一個可張可合的機關──所謂機關其實是由一束硬身的毛毛組成,毛毛長大概兩三吋,足夠包起一隻小型昆蟲。操作很簡單,只要你拉動棒上的手掣,毛毛機關就會張開,你將毛毛對準目標,再按手掣,毛毛機關就會合起來,把昆蟲不鬆不緊的夾住。昆蟲逃不掉,卻又不會受傷!

說到這裡,很多人一定覺得這產品極度無聊!!要處置一隻小昆蟲,為甚麼不用拖鞋?!或索性用殺蟲水!一了百了!何需如此大費周章。

你看廣告的下半部,就會明白產品的用意。昆蟲被捉到後,並不是被沖去廁所,或被火燒死。而是被帶到室外郊野的地方;被放一條生路。

這極具創意的發明實在解決了我的煩惱。我家住郊區,道理上是佔用了很多動物及生物的家園,也算是打擾了牠們的生活。如果見一隻殺一隻根本是說不過去,是人類霸權主義。我家中經常出現的昆蟲包括不同大小的蜘蛛、鹽蛇、螳螂、我其實不太介意與牠們共存,但卻很多時會把我女朋友嚇到花容失色,而事實上牠們也並不享受住在人的家居,只是不小心誤入歧途而已。送牠們安好回家,是我們應該做的。不過要我們捉一隻蜘蛛,也是為難的。我家中常備很多空的網球筒,就是以備捉昆蟲之用。但網球筒太短,近距離去捉很容易把牠們嚇走。這個「捉昆蟲器」手柄很長,勝算很高。

我經常說,我們不一定需要「愛護」動物,當然也不需要「愛護」昆蟲,更不必要共處,只要彼此尊重,大家各自生活,各不相干就好了。可能,讓牠們遠離人類的世界,才是人類對動物最大的愛。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