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野生寵物 2018年01月30日 NOW.COM


人類天生就對神秘的大自然存有很複雜的情意結。我們好奇,很想看多一點,知多一點,接近一點,但宇宙穹蒼,再有智慧也不過是略知皮毛。面對大自然,我們知道自己渺小,所以我們敬畏,甚至有人將之奉為神明。但同時人類又是永遠的自大,以為即使不能完全操控大自然,總也可以掌握部份,於是人選擇了最容易控制的,來展示自己的權力及慾望,那就是動物。

所以在稍為有人類文明的地方,就會有動物園。我們喜歡把野生動物關起來給自己觀看,是出於好奇但也是一種狂妄。單純的小朋友當然沒有機心,看到動物只會有最自然的反應,覺得動物可愛,卻不知道在不自覺中被灌輸了霸權的意識,要做動物的主人。

然而回看歷史,人類扭曲動物本性、改變動物命運最大的工程,並不是動物園或馬戲班,而是「寵物」的製造!不知那一年那一處那位仁兄,洞悉了群居動物有很強的層級觀念,對上一級的領袖絕對服從,於是我們將一些較溫馴的動物進行漫長的家化及社會化,最後將牠們打造成為人類的附屬品,最明顯的例子當然是貓和狗。兩者都不是原生物種,經人類幾百年來不斷改造及繁殖,才成為我們今日在社會最常見的工作動物及寵物,對人類千依百順,任勞任怨。餓了只懂搖尾,覺得凍只懂往我們懷裡鑽。被遺棄不敢哼一聲,被虐待只會哀嗚。大自然其中的一部份,彷佛就落在我們股掌間。

但慢慢,一般的貓狗龜兔都不能滿足我們對動物的佔有慾。我們開始向珍禽異獸打主意。要與野生動物為伴,當然要非富則貴了。如果家住不過是六、七百平方呎,就只能養蛇蟲鼠蟻蜥蜴蜘蛛的小玩意。一些內地超級富豪喜歡養虎養熊已經不是什麼大新聞。有人說,在中國基本上只要你有錢,給自己蓋個動物園也可以。 誰說野生動物不能當寵物?誰說我們不能征服大自然?!

卻想不到這股風潮這麼快就吹來香港。上星期漁護署罕有地打擊非法繁殖,突擊搜查元朗錦田兩處懷疑繁殖瀕危物種的基地,在一幢三層高村屋內,發現有人非法飼養並繁殖多種珍禽異獸,包括豹貓,水獺、娃娃魚、大蟒蛇、狐狸、孔雀及貓頭鷹……應有盡有。當中更涉及不少瀕危物種。

這成為了連日來的新聞熱話。但其實野生動物早已是不少香港人的寵物,市場上一直有價有市。在網上買賣兩家也不難找到。早前被遺棄的小赤狐正是這種「野生寵物」的典型例子。

這些野生動物大概是從內地走私到港,再進行自家繁殖,隨便在新界找一間村屋就可變身成繁殖場,也有些是本地的野生動物,幾年前已出現過本地豹貓被人捕獵後當寵物出售。至於這些動物能否被家化都不大重要,賣家出貨後就袋袋平安。買家也不過志在新鮮刺激,大不了就遺棄荒郊了事吧!

漁護署今次行動是值得讚揚的,卻冷不防捧著一個燙手山芋。這批自家繁殖出來的野生動物被人類玩弄成三不像,失去了求生能力,不能野放難道要家養?即使有幸被嘉道理農場或海洋公園接收,那又變成被困養。如果人道毀滅,又肯定觸發一場公關災難。進退都難!束手無策!

這是人類幾百年前犯下的錯誤,強逼動物進入了人類的世界,只可惜迷途而不知返,非但不肯撥亂反正,反而泥足越踩越深……人和動物的關係到了無可修補的地步!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s://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252300&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