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繁榮的都市裡一隻被肢解的野豬 2018年01月23日 NOW.COM


都說香港很繁榮,人情味尚且不缺,但說到文明,卻總好像有點汗顏。

四年前,大嶼山長沙發生一宗八牛被車撞死的慘劇!八隻牛於清晨圍在一團躺在路邊休息時懷疑被車輛輾過,其中五頭牛當場慘死,另外三頭亦因近乎全身骨折要被人道毀滅。馬路上血漬斑斑, 屍橫遍野,傷重的牛在路邊涕淚交流。於我來說,這簡直是香港史上最震撼而離奇的十大奇案之一。奇當然奇在有人置自己安全不顧而去下此毒手,何以和動物血海深仇?奇更奇在如此封閉的環境—一個交通不便的小島,如此容易被鎖定的疑兇—進出大嶼山的車輛必須登記,而撞死八隻牛必定是重型車,最後竟然將一向智勇雙全的香港警察考起,至今兇徒仍然於法外逍遙,而警方也早已結案。

後來我才慢慢醒覺自己的天真幼稚。 對大部份香港人來說,車死八隻牛有什麼震撼? 我在很多學校講座上提及此案,很多人根本聞所未聞! 所謂「天怒人怨」,是何等的一廂情願。

所以,香港一直都有牛及其他動物在交通「意外」裡葬身馬路,這已是家常便飯,不值得大驚小怪之餘,更不值得動用警力調查。有時為了應付我們這等動保膠,警方會循例開一個檔案,說兩句嚴肅跟進,最後當然不了了之。就不過是昨天的事,五隻野豬在荃錦公路被車連環撞死,「文明」的香港人大抵認為又是一宗交通意外,稍有同情心的會搖頭嘆息,在臉書回應一句R.I.P。

很多人都聽過聖雄甘地的那句名言:「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視乎市民如何看待動物。」如是看,香港的文明程度若何?上星期四在沙田大圍一頭成年野豬被肢解,警員接報到場,只撿獲豬頭及一袋內臟,但沒發現豬的軀幹。由於豬頸有多處被刀斬的傷痕,懷疑有人捉得野豬後將其虐殺,斬去豬頭取出內臟後,烹製一頓野豬盛宴!

這宗「肢解兇殺案」,當然又觸動到動保人的神經了。那種很震撼(震怒)的感覺,就一如當日發現八牛慘死馬路上。是可以用駭人聽聞來形容的。 但冷靜看看,社會的反應也真的十分冷靜。網上更有很多留言唱反調,不少人顯得大惑不解,死了一隻野豬究竟有什麼大不了?! 你說豬被肢解兇殘?那麼我們每天吃的豬難道不是先被肢解嗎?又難道我們會天真地以為家豬被屠宰時是十分人道,十分舒適?你說豬被掏空內臟變態?那麼香港人不是都喜愛把豬的內臟掏出來然後吃得津津有味嗎?把內臟拿出來卻不吃才是變態!殺一隻野豬殘忍,還是我們天天殺幾千萬隻豬殘忍?又難怪臉書上常聽到有人批評我們是動保L!

從這幾天市民對這宗「野豬肢解案」的反應,我知道我又一次一廂情願了。 香港鄉郊從來都有人獵殺野豬,有野豬的山頭就有捕獸器,甚至有酒樓有野豬宴供應。 死一隻野豬何用小題大做?!

在一個不文明的城市,發生這種動物被虐殺的悲劇,痛罵也好,冷嘲也好,任何人都難免淪為「花生友」,最後事情很快會不了了之。但說了一百次的大話都不會變成真話。大部份人都做,而且一直在做不代表一定是對。每日不停的殺豬不會讓殺豬變得不殘忍。 那隻在沙田被肢解的野豬不會因為知道有同伴一樣被害而感到安慰。誰也不能否認,豬被捕捉、殺害、肢解的過程是承受著無比的恐懼與痛苦。如果我們單單為了捍衛自己的食肉權而去漠視所有動物被傷害的痛苦,那算不算是文明? 如果因為罪惡早已變成常態而無動於衷,這城市又是那門子的東方之珠?

縱使我們心底裡都明白,就算再多動物受害,都無損香港的繁榮!

所謂文明,不會是少數服從多數吧。甘地以善待動物作為文明的指標,是因為善待動物的人,也善待弱勢社群,是公義戰勝了私慾。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s://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251428&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