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沒有皮草的都市 2018年02月27日 NOW


終於,香港有機會完全取締象牙貿易了。政府通過了逐步淘汰本地象牙貿易,預計明年上半年向立法會提交修例文件,修訂《保護瀕危動植物種條例》後,到2021年底可以全面禁止象牙買賣,無論任何時期持有的象牙都不會獲得寬限或豁免。

象牙工業有多殘忍?由於象牙有三分之一連著頭骨,捕獵者會先擊傷大象,然後切開臉部,才能鋸走整條象牙,慘不忍睹。每年至少幾萬頭大象因為要滿足少部份人對「工藝品」的喜好而被血腥獵殺!

這個對大象,甚至是對動物的天大好消息,顯然不會有太多人關心。除了靠象牙行業維生的人,相信根本沒有人生活受到影響。或者說,你不會因為買不到象牙筷子而感到懊惱吧!反而當你知道如斯不人道、不道德的事不復在這城市出現,正常人都會覺得是好事一宗,即使你不是愛護動物的人,但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以後我們可以大聲說香港是個不殺大象的文明城市,頭上彷佛多了個光環。

同理,多年來動物維權人士都想爭取香港立法,禁止熊膽製品輸入香港。即使我們沒有能力停止國內殘暴的熊膽藥業,但至少香港人不應參予買賣,不做幫兇。你說殺象取牙殘忍,我相信活熊取膽汁可能更甚。黑熊自小被關在和牠體積一樣的鐵籠,不能活動,胸口和肚都被刺穿了,插滿抽膽汁的刑具,金屬管永久植入黑熊的膽裹。每抽一次都為熊帶來無比的劇痛,熊痛到廝叫嚎哭,劇痛難當唯有把自己的腹部都抓得血肉模糊,有的連自己的內臟都拉扯出來,所謂肝腸寸斷,大抵如是。而這種酷刑是每日兩次,持續幾年。相比於大象被殘殺,黑熊受的苦其實更難理解。

可惜,黑熊沒大象的幸運得到青垂,受到保護。很多不知情的香港人依然可以買到熊膽製藥。我又假設如果香港政府真的立法取締這黑心貿易,香港人的生活會受影響嗎?我們會因為買不到這種保藥黨口中的「神丹妙藥」而健康受損嗎?我們沒有其他方法清熱解毒??反過來,文明的香港人當知道可以救黑熊脫離苦海(少了市場就少了殘害),相信都一萬個樂意以飲涼茶以代替熊膽汁。除了商家們要考慮自身的利益,普通市民都可以憑自己良知行事。正常人都有正常的道德直覺,不可能會為了「清心明目」而麻木不仁。

又同理,過去四年,香港有一班有惻隱之心,有基本良知,有正常道德直覺普通不過的普通市民,每年二月都去到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抗議香港毛皮業協會主辦的「國際皮草展」,並要求香港政府禁止皮草貿易。皮草是葉劉淑儀口中的創意工業,但過程可以有多血腥?在這個有片有真相,有互聯網無得賴賬的年代,大家可親自到youtube打上關鍵字如「血腥皮草」搜尋一下,你會看到動物被人活活棒打至死,或用電擊致死,或在清醒時活生生剝皮⋯⋯你應該看不下去了。我見過最震懾人心的片段,一隻剛被扯去身上整塊皮毛的狐狸,身上血淋淋但依然清醒,牠回過頭去看著自己的身體,那個眼神可以叫一個具正常心智的人發幾晚惡夢。除非你相信這些影片都是高科技偽造的黑材料。

我敢說,當你看過動物所承受到的那種種慘無人道的虐待,誰都會本能反應地於心不忍,甚至於心有愧。我們不應下毒手去殘害動物的身體以獲得那無關痛癢的滿足,也不過是人皆有之的一種道德直覺,正常人誰想一手沾滿鮮血。

我們又不妨設想,如果香港政府有一天如此有氣魄的禁止皮草貿易,我們的生活到底有什麼影響??除了一眾皮草商的利益會受損外,你還可以想到其他嗎?沒有皮草的香港,我肯定令大部份香港人都感到驕傲。

沒有象牙,沒有熊膽,沒有皮草,香港人都不會失去什麼,卻輕易贏得文明城市的美譽!不穿皮草,或不去賺皮草的錢,就可以每年拯救幾千萬隻水貂,幾千萬隻狐狸,幾億萬隻兔子,告訴我,有什麼善事比這個更划算,更偉大。

救動物脫離苦海不受殘害,不一定是動物維權人士的事。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s://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255412&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