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有天地就有野豬 2018年01月19日 AM730


傳媒的口味有時真的很難捉摸。一般來說市民愈關心的就會愈落力報道,以賺得所謂hit rate,這個明白。而hit rate 和新聞的重要性當然又不一定成正比。娛樂新聞就是最好的例子。娛樂圈不論大小事記者都會赴湯蹈火不辭勞苦的採訪,並報道得巨細無遺,但你不會以為它們和你息息相關吧。藝人明星的生活五光十色令人神往,所以讀者關心可以理解。但近年媒體很熱衷報道野豬新聞就真的教我大惑不解了。

近半年,幾乎隔日就有新聞報道野豬出現。野豬即使在郊外出沒也有報道。在郊外沒有動物才是新聞吧,有野豬有甚麼稀奇,有甚麼新聞價值?

那野豬在市區出沒有新聞價值嗎?我相信在很多年前也的確算是「趣聞」。但隨著郊野地區不斷發展成為城市,野豬在自己的「老家」出現幾乎是必然的事,野豬根本是沙田大圍荃灣的原居民,當區市民早已見怪不怪。

有人說野豬體形龐大,有攻擊性,那長長的獠牙對市民構成一定威脅,所以媒體有責任報道。但這個妖魔化香港野豬的說法還能站得住腳嗎?你翻查一下新聞檔案,香港出現過野豬嚴重傷人嗎?狗咬人大家聽得多,香港野豬咬人你聽過嗎?那傳說中駭人的獠牙其實是甚麼模樣?你見過嗎?印象中只記得一次野豬受驚過度輕微撞傷一名看更而已。

最匪夷所思的是市民看見野豬出現會報警,而警方又會荷槍實彈頭盔盾牌兼備如臨大敵的去圍捕野豬,場面如追捕十大通緝犯,好不惹笑。

既然野豬在市區出沒已是常態,傳媒真的有必要無一遺漏的次次報道嗎?是否製造了野豬泛濫,威脅市區的假象?我不反對將野豬趕回大自然,但看見野豬真的不用大驚小怪。有燈就有人,有天地就有動物。到一天香港找不到一隻野豬才是最令人惋惜痛心的大新聞吧!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