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愛動物不一定「離地」 2018年08月03日 AM730


 

很多人都覺得做「動物保護」的人很離地,不知人間何世!這一點,我的確有不斷反省!
上星期到新加坡工作,飛機上坐我鄰座的一位香港人認出了我:「你不是常在電視講動物那位嗎?」「我相信你是說我吧!」然後我們閒話了幾句。他就單刀直入。

「你不要介意我冒犯,我有些事想請教你。」

「如果我放毒餌餵雀仔,將牠們毒死,犯法嗎?」

我嚇了一跳:「那當然犯法,你會因此觸犯了香港法例169章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最高罰款20萬及監禁3年。」

男子靜了一陣……我忍不住反問:「為甚麼你如此痛恨雀仔!」

「誰想下毒手,但你們保護動物,誰保護我們?」「說來聽聽……」

「我家住柴灣,之前附近有一個公園,有好些樹木,聚滿了很多雀仔,後來不知怎的公園拆了,樹斬了!不知道政府要起甚麼的,那些雀仔就無處容身,飛到了我們民居!多的時候幾百隻在叫,我快瘋了。我夜班工作,我睡的時候他們就把我吵醒!你教我如何?」

我看得出這位先生不是存心挑機的,我也真心明白他的苦況。我告訴他類似的投訴我也接過很多次,例如獅子山的狗吠叫聲令竹園北的居民不能安眠。街市有貓大小便令店舖有異味,野豬翻倒垃圾桶影響環境衛生。

雖然我沒有身受其害,但這些人和動物之間的矛盾是不難理解。我也不會在他苦不堪言時說甚麼「動物也有生存權」的大道理。

但責任一定在人身上,動物都是百分百無辜的。如一切惡果要由動物全數埋單,也太不公道了。

我建議他要找當區區議員談談,要促請政府盡快在附近多種樹木,多做宣傳叫居民停止餵雀,在自己窗前多掛幾隻光碟讓雀鳥不敢飛近!我知道問題不會輕易解決,但事實是,我們人類製造的問題,應該由人類想辦法自己解決!這是負責任的態度,不算是離地吧!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