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婚宴很難 2018年01月09日 NOW.COM


剛過去的週末,是我一位世姪女的大婚之日。我是從小看著她長大的,感情十分要好,她的婚宴於我來說也是大日子,但一想起過往出席婚宴的經驗,本來很興奮的我就愁了。 作為一個不吃動物的人,「去飲」是最大的挑戰!而事實,撇開對自己對動物維權的理念的堅持,我是很渴望自己可以親身見證她大婚之日的每一部份。但又千萬個不願意愁眉苦臉的去分享她的喜悅。可能這位小妹妹一早知道我的為難,很豁達的叫我不用出席晚上的婚宴了,只要見證宣誓的一刻就可。對於她的包容,我是有難以言傳的感動。

一般人可能不明白,吃素的或不吃肉的或不吃動物的朋友,最怕到的場合應該是婚宴。 在日常生活裡,和親朋聚餐,要解決這個舌尖上的矛盾其實不難。通常一餐半餐,親朋之間都很易互相包容,又或很樂意「食清啲」遷就一下。加上小小幾個人的飯局,也有很多時間空間讓你好好解釋為什麼不吃肉,是出於健康理由?想素食救地球減低碳排放?還是像我一樣,單純只想減少對動物的傷害。 一邊吃一邊討論,真誠互動,勝過長篇大論的教誨。 我試過輕描淡寫的跟正在吃豬扒飯的朋友說出豬被屠宰的苦況, 搞得他吃不下嚥。 也算是很生活很在地的素食推廣。

但去到婚宴的架局就非同小可了。 要知道那份菜單絕不是單純「食物的選擇」,而是一種傳統文化的體現。 長輩一句「沒有乳豬成何體統」?試問你可以拿什麼來反駁?十圍酒席就要有十隻乳豬葬身在這「體統」之下。還有是主人家對排場的要求,選擇魚翅或粟米羹是面子攸關的決定。即使今日不少人願意搞「無翅婚宴」,但為了不損體面,就由燕窩頂上,但一碗燕窩也是由數十隻燕子的生命換來的,為了不犧牲鯊魚而弄得燕子家破鳥亡,也算諷刺。

重點是,婚宴是一個盡情分享大魚大肉的集體行為,在「敵眾我寡」的形勢下,素食者是有理說不清的。 最後可能只會換來整晚的尷尬與鬱悶……飢餓還是其次。

我又曾經以為只要事先向主人家表明自己不吃肉的意向就可以。的確,經驗告訴我主人家都會很貼心的為你個別準備一位用的素菜。 我以為這樣也算是一個出路吧。但幾次下來的經驗,原來只會很異相,更難受。全台11個人幾乎每位都會有心無意的刁難你一次,「點解你乜都唔食?」「只係食菜可以飽嗎?」「魚翅唔係肉喎,可以食!」「唔想傷害動物?咁菜都有生命啦!」「今日咁高興,你唔好咁掃興啦!」「你一樣要做咁多人情喎,咁咪好蝕?!」如果不是在婚宴的環境,我一定可以很耐性有節有理的逐一反擊。 但這是自己親友的大喜日子,我是來送上祝福,分享喜悅的,又何苦搵交嗌呢?!

再者,原來眼巴巴看著一隻隻動物屍體被大規模集體放在餐桌上,那種難過跟自己吃與不吃已經無關。 特別是乳豬出場時,兩隻眼被換上了紅紅的燈泡,明明是控訴多於贈興吧!那份無能為力的軟弱感湧上咽喉,很想死。

我恨自己沒有足夠的智慧,或超人的EQ,不懂在婚宴裡不放棄原則又不失大體,以至錯失了我世姪女人生最重要一晚的很多珍貴片段。到現在還有點若有所失的不安。

我還在等,等一日有機會出席一個全素的婚宴!讓我可全心全意的和主人家盡興,也為動物的平安慶賀。

 

人面獸心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活到中年,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最弱勢的也是動物。
FB: 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原文: http://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249772&catCode=126&topicId=658&m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