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國歌法想到動保法 2018年03月23日 AM730


香港要立國歌法了。起源是在多次不同場合中有市民在國歌奏起時表達不滿,為了維護國家尊嚴,政府建議透過立法規管。
但行為可以規管,思想就難以規管。所以今次立國歌法的同時,政府會一併將「國歌教育」納入中小學的課程範圍,這一點我先不評論,但就的確反映了一件事:要認真灌輸知識甚至一種意識,去改變人或社會,教育是最根本又最有效的途徑。 這一點政府比誰都清楚。
我由國歌法風馬不相及的想到動保法。當然在政府眼中,國家尊嚴比動物生命重要十萬九千倍。所以香港要像西方國家一樣制訂動物保護法,是一件十分遙遠又漫長的事。 然而可以先從教育著手嗎?這幾年來我在動保工作中做得最落力的一定就是教育。我的團隊跑遍大、中、小學做動物講座,又跟學校合作搞工作坊,試過製作「仿狗籠」讓學生體驗動物在繁殖場的慘況;又設計一些為期幾個月的動物研習課程,在暑假又辦一些以「認識動物生活」為主旨的社區活動,希望學生從關注動物生活的過程中,培育關愛生命的情操,也可建立積極正面的價值觀和人生態度。可以說是另類的生命教育。我們帶學生會進入社區,重新認識香港社區動物。在繁華的燈影背後,社區的動物到底過著怎樣的生活?學生長了知識,也學懂如何和動物共存共生、彼此尊重。
當然,我最渴望的是,終有一天,由政府牽頭做起,將「動物」納入中小學的課程。那怕只是一章兩章,又那怕只是講解一下動物的類目,動物的習性,最少是一個開始吧。或者之後會延伸到動物福利甚至對動物權益的討論也說不定。
一個文明的社會,尊重國家民族固然重要,尊重生命卻可能是更加基本的教育。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