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同是天涯淪落狗…… 2018年07月13日 AM730


 

我每年都會親身經歷很多動物被遺棄的故事。一窩窩剛出生的貓B經常出現在我診所後巷。嚴寒天氣下狗BB被遺棄在我診所門口。無數老貓病狗日復日無聲無息的被主人成功脫手。這一眾孤兒仔女,我們要出盡九牛二虎之力為牠們尋找新家,很多老弱傷病殘的都無人問津,要不一直在診所治療,要不就轉介到我辦公室擔任一官半職,餘生就伴我在工作中度過。不知算不算幸福。

動物被遺棄固然是這個城市很不光彩的現象。然而,更教人難堪的是,在眾多被遺棄的動物之中,也有身份階級之分,也有待遇差別。

上星期有義工在街上救了一隻被遺棄的貴婦狗。狗狗全身的的毛都糾結成厚厚的毛餅,像一個幾年沒有洗頭的流浪漢。獸醫估算牠在街上流連的日子是數月至半年之長,但狗狗也不過是一歲而已。狗狗雖然沒有晶片,卻仍繫著一條發了霉的頸帶。我雖然很難相信這是主人無心之「失」,也儘管在臉書出了帖子尋親,結果短短兩日就引來一大批別有用心的貴婦迷來認做主人,卻沒有一個說得出狗狗身上的特徵、走失的情節、狗狗的名字(狗狗對那些名字都沒有反應)。

我心想,如果換轉是一隻唐狗,找一個人來認領也很困難。即使出動領養,也永遠是敬陪末席的副選。香港人可能對純種貓狗情有獨鍾,很多人寧願用幾千元買一隻貴婦也不願意免費領養一隻唐狗。更有些組織辦假領養,要市民交幾千元領養費去領養一隻純種狗(其實也不過是寵物店的「貨尾」),一樣有人被騙。可知社會對「寵物」這觀念是何等的扭曲!

但我知道,如果不慎將狗狗交給一位純粹慕名種犬而來的人,難保牠又要再一次經歷被遺棄的命運。要為一隻純種狗篩選出一個負責任的領養者,也許更難!

 

動物緣 – 麥志豪

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滿肚密圈,老馬可能走火,惹不過。